2013年9月8日 星期日

讀建築:變形記II 一隻燒鴨








開學了, 功課比一年級時多一倍,同學們也埋怨吃不消,一星期後就有四,五份功課要交,因此每天都要開夜, 十分忙碌,智慧齒的傷口也被遺忘了, 只是間中創口有點癢癢的, 平時多用些漱口水便是了。



今晚, 女朋友來探訪, 照例帶一些美食來慰勞,這次是一隻燒鴨, 比起宿舍飯堂那些用保暖燈照著、軟綿綿的炸魚薯條, 唐人街的燒鴨當然是人間極品, 當然要趁新鮮把牠吃掉。


在西方醫學裡, 是沒有熱毒這概念的, 所以如果有傷口, 特別是發炎,是不用戒口的,我每一次也問醫生, 醫生的答案總是戒什麼口? 除非你有糖尿, 那就戒糖吧。因此什麼筍, 蟹,蝦, 鵝, 鴨, 牛,蛋也可以任意的 吃。我那時拿的是加拿大護照,受的是西方教育, 看的是西醫, 吃的是西藥,沒有理由不是跟隨西醫的自然法則,但偏生身體就要跟隨另外一套的遊戲規則, 出了問題也只能怨時也命也。



第二天早晨,我從不安的睡夢中醒來, 發現自己已變成了一個象人,這時的我跟卡夫卡小說主角的遭遇太相似了,同樣也很有濃烈的存在主義味道。








站在鏡子前, 看到一個醜怪無比的象人, 左邊面腫了一大塊, 由於腫的範圍很大, 所以腫得很自然,像是天生一塊方面, 但親托著右邊正常的臉,就像一個半圓配上半個四方, 而且不是那種馬虎、偷工減料的醜陋,而是一種製作認真的惡作劇。



看著自己的臉,似乎是看到最嘔心的東西, 目光反而不能移開, 開始覺得自己的醜陋有一點 amusing, 自己竟然對自己有一種自我虐待的幸災樂禍。

暫時拋開變態的想法, 回到現實的問題:象人的健康狀況應該無法完成功課,就算能完成,要當眾露面匯報, 也是大為不雅, 甚至有辱國體。於是決定馬上動身, 由於害怕被人發現後會報警, 還是要像隱形人一樣, 盡量用衣服遮蓋身體每一吋皮膚。穿上一件有帽的外套, 再戴上一副黑眼鏡,匆匆回家




...

3 則留言: